河南开封杞县核泄漏谣言背后:主流媒体失语

听信“核泄漏”谣言的杞县群众纷纷“外逃”。

图片来自互联网

当主流媒体失语,像网络和手机之类的非主流媒体就必然会抢占话语权,出现谣言也就不足为怪了

《国际先驱导报》记者漆菲、秦亚洲发自北京、郑州7月17日,河南开封杞县又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“杞人忧天”。

在杞县出城的各个路口,小轿车、拖拉机、大客车、摩托车等等各式交通工具排成了长龙,争相出城“避难”。

没有车的居民,则带上点简单行李,步行出城。

亲身经历了“大逃亡”的一名杞县居民说,这就像好莱坞灾难大片中的画面一样。

制造这场“大逃亡”的不是地震、不是怪兽,而是谣言。

“发生核泄漏”、“核泄漏造成多人死亡”等等传言,通过互联网、手机短信在坊间疯狂传播,最终促使了杞县县城“十室九空”。

杞县政府部门事后称这是小题大做,杞人忧天。

而老百姓却质疑政府为何不及时公布信息,让老百姓心头无忧。

一个月后谣言四起

引发这场“大逃亡”以及当地政府与民众争议的,是一个月前该县一家工厂发生的一起生产事故。

6月7日,杞县利民辐照厂在利用钴60对辣椒等农作物进行辐照时,发生卡源事件,钴60无法恢复至原来的安全储存位置。

据悉,经过辐射的农产品,不仅没有病害,而且还能更为保鲜。

辐射源钴60被放在深达数米的水井中,并且四周是厚达2米的墙壁。

农产品就是在这样一个密封室内进行辐照加工,辐照完成后,辐射源经过自动装置,再放回到水井中。

然而,6月7日室内发生意外倒塌,压住了放射源保护罩,导致钴-60放射源被卡住而不能正常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。

事件发生后,国家环保部立即组织专家组赶赴现场,监测环境并制定处置方案。

得出的结论是:没有发生泄漏,放射源处于安全状态。

然而,外界的反应却出乎当地政府部门以及专家的意料之外。

由于长时间暴露在辐射源的辐照下,密封室内农产品发生自燃。

这个消息迅速在当地民众间传播。

由于专家组使用的两个探查机器人其中一个被堵在里面没有出来时,外界因此传言说“两个机器人被核辐射烤化了,连专家都解决不了,专家都连夜坐飞机回北京了”。

事后,前往当地的中国原子能科学院辐射安全中心主任研究员陈凌在接受《国际先驱导报》采访时说,其实,机器人不是用来进行降源处置的,而只是用来探测。

密封室灌水以后,地板很滑,里面的堵塞物品也多,以至于其中一个机器人“堵在里面”。

但是,当地民众并不知道这一事实。

随之而来的,却是一波盖过一波的谣言。

7月10日,一则题为《开封杞县钴60泄漏》的帖子,开始在互联网论坛流传。

17日,互联网上传言四起。

“快跑啊,要核爆炸了!

”“辐射到了会断子绝孙的!

”……

民众不信任当地政府

尽管当地政府部门苦口婆心劝阻外逃群众返回家园,但仍然难有效果。

很多群众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”。

7月17日下午5时许,开封市环保局联合杞县人民政府率先发布辟谣消息,表示“杞县钴60辐射源处在控制状态,没有危险,请大家不要相信谣言,要保持安定”。

当晚8时,开封电视台播放“故障现场探视活动”,杞县县长李明哲站在辐照厂前说,“谣言不属实,钴60未泄漏”。

当晚9时,开封市政府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,环保部专家陈凌在会上重申放射源处于安全状态。

此时,形势才有了好转,匆忙外逃的群众开始半信半疑地返回家园,但还是有群众把孩子送到了外地,自己先回来看看情况。

7月18日,《国际先驱导报》记者在当地看到,杞县汽车站、兴隆路、金城大道等主要公共场所,当地政府设立的“杞县利民辐照厂卡源故障咨询台”前不时有群众前来咨询,而政府张贴的“杞县人民政府关于利民辐照厂卡源事件处置情况公告”处也人头攒动。

杞县柿园乡牛洼村农民辛义告诉本报记者:“17日下午,听说发生了核泄漏,我们村的人乱成一团,跟着人群往外跑。

知道真相后,当天晚上大部分人都回来了,18日早上基本上全回来了。

我也虚惊一场,折腾得一晚上都没睡好。



尽管许多返家的群众对轻信谣言感到后悔,但不少人纷纷批评政府部门之前的种种做法。

一名当地居民说,自辐照厂发生事故以来,全城的人都人心惶惶的,但是开始人们并没有选择外逃。

直到7月10日传言越来越越多,11日互联网论坛上的传言帖子全部被删除,这让当地人怀疑“难道是政府封锁了消息?



当地政府部门对民众的质疑不甚认同。

杞县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解释说,“既然没有危险,就没有必要去小题大做,也不用一开始就大张旗鼓地公布信息。



美联社对此评论说,“谣言能够迅速传递是因为当地人不信任地方政府。



地方政府传播意识不足

6月7日发生的事故,为何在一个多月后发酵成恐慌?

为何当地政府部门并没有及时公布清晰充分的信息?

陈凌从技术角度进行了解释,处理该事有相当的技术难度,这需要时间。

钴60作为密封源在辐藏室内部,外面的屏蔽墙起到了很好的吸收作用,对周边并没有影响。

“医院等很多地方都有钴源的治疗装置,平时就是放在很好的屏蔽体中。



据了解,在处理这起事故中,杞县政府依照一贯的做法,先报告地方环保部门,再一级一级上报。

用环保局相关负责人的话来说,按国家对辐照事故的分级管理规定,本次卡源不属于辐射事故,是辐射工作单位的运行事件。

“依照过去的经验,运行事件往往是由内部来解决的,大张旗鼓的宣传可能适得其反。



但是,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史安斌并不认同这种处理方式。

他在接受《国际先驱导报》采访时认为,“他们认为这个事没什么可说的,但这样只会使政府公信力受到伤害。

”他指出,这件事说明基层政府的传播意识不够,对目前舆论环境认识不足。

据史安斌研究员了解,出事之后,“政府对当地的媒体还是控制很严格的。

”既然主流媒体失效,像网络和手机之类的非主流媒体就必然会抢占话语权,出现谣言也就不足为怪了。